联系我们

利来国际老牌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利来国际老牌网 >

奋战“最后100米”,上海封控社区里的百万物业人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2-08-19 19:12
html模版奋战“最后100米”,上海封控社区里的百万物业人

3月28日5时起,上海市以黄浦江为界分区分批实施核酸筛查。如何解决最后一公里、最后100米的社区难题,成为近期上海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的关注焦点。

在这方面,有这样一个特殊群体,他们既不是社区工作者,没有来自“正规军”的防疫物资保障,也不隶属于“城市运行保障人员”或者社区志愿者,但他们依然用尽了自己的全力,竭力让这座城市离正常生活近点、更近点。

他们的背景千差万别,有的是从外地来到上海工作的退伍军人,有的是乐观和善的“社区马大姐”,有的是90后单身女孩子,有的是年轻却资深的行业“老兵”……但此时此刻,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物业人。

近日,被封控在社区中的第一财经记者,与被封控在不同项目上的几位物业人,通过电话连线,听他们讲述社区封控背后的人间真实。

电话连线不时被打断,有时候是他们接到社区居民求助,有时候是同事找他们确认什么信息。而与他们的电话连线时间,也一改再改,还有的约好但却一直没法连线,因为他们要么忙得焦头烂额,要么最后累得话都不想说。即便跟我们连线的这几位物业人,有的晚上9点多还没有吃饭,有的见缝插针跟我们说几句,马上就要去消杀……

人员少事情多,忙到第二天凌晨是常态

应对过2020年疫情封控的物业人,经历过小区封闭管理,熟悉严控人员进出、扫码消毒、垃圾清运等闭环管理的繁琐细节。他们自信满满地认为,浦东和浦西4-5天的封控会很快过去。

他们根据这样的预设,安排了人员轮岗计划,储备的物资也约略可以应对这么几天的封控。只是,生活的另一种真实,永远比想象来得出其不意。

座落在浦西普陀区顺义路上的世纪同乐社区,是居住了2700户、常住人口8000余人的超大型社区。此次疫情封控期间,管理处四位管理人员带领63位保安、保洁、工程人员留守,每天早晨7点与居委对接当天工作。

社区第一轮核酸检测筛选后,有近20余位阳性及无症状病例,封控警戒楼栋10余栋。“街道和居委安排了特保队员,过来支援封控警戒楼宇的职守,但是现在人手太紧张,碰到换班的间隙和缺岗的情况,都需要我们物业顶上。”物业管理处经理尹小网如是说。

管理处的客服主管张宗山,曾经经历过进博会现场的调度和风控工作的洗礼,此次驻守世纪同乐,主要负责现场核酸检测点的搭建、居民核酸检测动线的规划、应急预案处置和现场的调度保障工作。为了保障每次核酸检测的顺利开展,物业工作人员凌晨2点就要开始监测点的搭建,才能确保早晨6点的检测工作顺利开展。

封控期间,世纪同乐团购的快递分发数量,激增至每日近2000份,团购物资从米、面、油、牛奶、鸡蛋到各种蔬菜,各种各样。物业全体员工纯靠人工,把卸下的物资从大门,运送至每栋楼宇楼下,警戒的楼宇还需要和志愿者一起分发到每户门口,社区的独居老人也需要照顾到位,“我们小区大概前阵子团的草莓都能有一吨。”尹经理苦笑道。等他们每日分发完快递,要接近夜晚11点,如果碰上政府发放的几千份物资,就要忙碌到凌晨。为了提高运力,保安队员们不得不开着电瓶车短驳,管理处小李还将母亲的残疾车也开来了,为队员们尽量节省脚力。

张利军在耀江国际广场已经担任了10多年的项目经理,这幢商住两用楼位于浦西的虹口区吴淞路。从3月31日带领管理处团队留守至今,保安、保洁团队总共22人,只能在地下室临时搭建地铺休息,而张利军作为办公室唯一的留守人员,只能用椅子搭了个临时床铺,晚上没有条件洗澡,只能用水壶烧点热水擦擦身子。

封控最紧张的那几天,物资完全跟不上,保洁员工每天要完成繁重的垃圾收集和清运工作,餐饮方面却只能靠白米饭拌白砂糖果腹。曾有16年军旅生涯的张利军,说到这里的时候几度哽咽,这个硬汉考虑的不是自己,他担心的是他的队员,“我眼下唯一的期望,就是业主们晚上12点以后不要打电话叫我们送团购的快递,能保证大家睡上6个小时,不然我真的担心队员们的身体都扛不住,利来娱乐网址多少。”

位于浦西的杨浦区双阳北路的文化佳园,是一座大型居民小区,有1134户4000余位业主。日常情况下,物业管理处有40人,封控期间,由于部分员工隔离在家,物业管理处在岗人员23位。其中,管理人员3人,主要对接居委会、业委会,负责开展核酸检测和抗原试剂发放等工作;保洁8人,晚上8点开始清理每栋楼的生活垃圾,他们每天会忙到晚上11点,由于保洁人员紧张,有空闲的员工也会帮忙一起收垃圾;保安10人,他们会负责把所有业主团购的外卖送到每栋楼;绿化2人,哪里有需要,他们就会顶上。

文化佳园物业管理处综合经理助理高雅君是一名90后女生,封控以来一直在项目上,已经有半个多月,“平日里在家洗澡用水都自由惯了,但是这边项目上热水器只有一个,还要大家轮流洗,水用完了,就要等很久,不敢多用。有一天晚上,我洗好都要12点多了,第二天早上继续要4点起来、5点集合、6点开始当‘大白’做核酸。”

有不理解,但更多的是捐款款物表达感谢

小许是一处公众场馆的物业负责人,但疫情期间公众场馆关闭,小许被静安区的南京西路街道安排做社区志愿者。在每天3个小时的志愿者工作中,接听居民投诉电话、为孤老运送物资上门、核酸检测分发抗原、帮忙现场秩序维护……由于老公房都没有配备电梯,他全靠一双腿为社区居民跑上跑下。

“在这些老式小区里,还有居民共用厨房和卫生间的,碰到阳性人员没有办法及时收治的情况,居民意见就很大。一方面我们志愿者是帮大家做好情况的记录,安抚他们的情绪,另一方面也是尽快反馈给居委,请求协助和解决。真心希望疫情快些过去!”小许对这些天的志愿工作感慨颇多。

作为服务行业从业者,物业人每天要跟社区居民打交道,如果平时关系没有处好,关键时刻就会特别困难,反之,如果平时关系和睦,在封控这样的困难时刻就容易彼此理解、互相帮助。

2010年4月11日,徐玉芳作为项目经理驻场均泰丽轩物业管理处,到今年已经整整12年。对于这处位于静安区余姚路上的居民社区,她极为熟悉。封控期间,徐玉芳和她的团队同样遇到了物资保障的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保洁领班主动承担起为在岗人员做饭的任务,因为物业管理处不能生明火,她们就用电饭锅给大家煮饭。另一方面,业主自发给物业人员捐赠食物,“前几天,业主给我们捐赠了976元的肯德基套餐。我把这些炸鸡块分了几包存在冰箱里,大家可以分着吃几天。这样,我们每天都有点肉吃,为大家增加体力,有力气做好保洁、消杀……”

而在文化佳园小区,来自同济大学生物工程学院的两位老师业主,看到封控期间物业保安人员需要给快递到小区门岗的各类物资进行手动消杀,便发挥专业特长,制作了一台雾化消毒机,便于物业保安人员的消杀操作。这个“大家伙”,制作原理和运行使用其实并不复杂,“就是在水中加入无碘盐,充分电解后,生成含氯的消毒液,我们的保安师傅再拿着喷头对快递物资进行喷洒即可。自从有了这个‘大家伙’帮忙,小区快递消毒工作轻松了不少。”高雅君介绍说。

特别能吃苦的高雅君,目前还是单身。4月5日浦西全员第二次核酸检测那天,穿上“大白”服,物业管理处翟经理灵机一动,在高雅君背后加了“未嫁”两个字,调侃要帮她做个“硬核”现场征婚。“封控期间,大家心里或多或少会有些焦虑的情绪,我们就想着在正常开展工作的同时,缓解一下现场气氛,也许真的有热心业主会牵线呢。疫情防控也要阳光每一天嘛!”翟经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城市封控中,作为一个个工作、生活在上海的普通市民,他们唯一的区别,就是被封控在各个项目的物业管理处:吃住在岗位上,每日要背负骤然翻倍的繁重任务,顶上缺编被困在家的同事,完成社区配送,保障日常垃圾清运,关怀业主的各项需求,关心社区的独居老人,关心宠物……

上海市物业管理行业协会2021年6月发布的《上海市物业管理行业发展报告》显示,上海市物业企业在编人员为49.57万名,市场外包服务人员约40.84万名。

这个行业,基层员工的平均工资水平,综合多方信息,可以用八个字来总结,“收入不高、波动不大”。具体来说,保安保洁人员的平均工资,在3000元到5000元之间,按照项目类型区分,住宅类项目最低,基本刚刚跨过最低工资标准;做到项目主管级别,收入能到六七千元;到了项目经理这个级别,收入会多一点,按照资历和项目水平,有些也能够在1万元以上。

他们拿着微薄的收入,做着几倍于平时的工作,10多天吃不到荤菜,没有地方洗澡,还要承受来自不同层级甚至有时互相矛盾的指令、焦躁不安的社区居民的无名怒火……

虽然艰难,但我们却能够感受到他们身上的坚韧与光芒。或许有些微弱,可百万人的力量汇聚在一起,却足以让我们看见希望。

在那本再现了美国人集体记忆的《艰难时代——亲历美国大萧条》中,普利策奖得主威斯特兹·特克尔引述了丹尼尔·贝里根神父(Father Daniel Berrigan)的名言:“只要人们曾被投入战争,他们此后都将为和平奔走呼号。”

疫情封控与战争或者美国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固然不是一回事,但它们同属于社会的非正常状态。

经历了2022年这场魔幻与现实交织在一起的封控,当人们再次自如地行走在上海街头,应该会对丹尼尔·贝里根这句话,有更加深刻的感受和体悟。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戚德志

网站首页|利来国际老牌网|利来最老的品牌|